学校首页 >> 团学风采 >>美丽校园 >> 最美的校园,最美的记忆
详细内容

最美的校园,最美的记忆

文章内容

最美的校园,最美的记忆

高三(2)  苏畅

“蓊密的绿林的里,我的年华如早霞初升,温柔的光辉倾泻,弹奏一曲黄金的弦琴……”普希金用诗人的歌,谱写了一曲皇村回忆;我不禁想起我的母校,那里也有我最美的校园记忆。

淡蓝的天,掺了一点灰,这是很平常的天;河对面的山,轮廓淡淡的,色彩不明不暗,大概是墨绿色——这也是很平常的山。它们是亲切的、朴素的,静静呆在那里,每个清晨都与我打个照面。这平凡的山山水水,却孕育着大大的不平凡。

IMG_7176.JPG

我想,学校的可爱,不仅在外表,更在于它的精神气质,而这一气质,表现在人的风貌。拉斐尔画笔下的雅典学院,人人打着赤脚,衣着简朴甚至粗陋,他们或席地而坐,或低头沉思,或高声辩论,然而,他们脸上都有一种热切的神情,那是对真理孜孜不倦的渴求。“rather shoesless than bookless.”在略显拥挤的教室里,在微微皱起眉头的同学们身上,我仿佛隐隐看见了那样动人的光辉……少年人也许成不了大哲人,却有哲人的气质,严肃会克制,有趣又鲜活。

组成校园生活的大部分,是生动的课堂。我记得那份久久的惊奇:地球是个鸭梨有着绝妙的引力,太空舱其实又小又窄,掉落在地上宛如坏掉的玩具;宇航员的脚底如婴儿般柔嫩,他接受了鲜花,消失在高空;太阳活动抛出高能带电粒子,它们高速冲击稀薄的大气时,极光便如彩色的帷幕挂在天际。我记起英语课文的优美,主角儿骑着自行车穿越横断山脉,双腿又沉又冷就像大冰块,湖水闪耀迷人,沿河而下,是澜沧江的云朵与蝴蝶。那天没人抱怨长长的语段难背。那时候正是五月,窗子画框一样,映出初夏芳香的腰带,山上古老的树林,一齐展开了新绿的阳伞。我记得《波罗维茨人舞曲》,我记得《六月船歌》,记得那银的围巾,白的头发,蛛丝般柔软的微笑,鼓点由远而近,钢琴声飞流直下;我当然忘不了庄子与屈原,他们使我想起某只蝴蝶,它是从窗缝里进来的,卡在窗户另一头,遂无路可走。“恶乎往而不可。”蝴蝶的翅膀扑哧扑哧地在耳边,掀开窗帘,我看见一双蓝眼睛。

IMG_7180.JPG

在那课余的角落,我又度过了多少美好的时光!小小的图书角,世界如一席流动的盛宴永不完结。那里保存着芥川龙之介的几个明亮的橘子,川端的鸟与花,三岛由纪夫飒爽深厚的日本海;我听见尤利西斯的梦呓,卡拉马佐夫的质疑,席勒吟着浪漫主义的歌,在屠格涅夫白净草原的一角,远远地传来猎犬的吠叫声,它藏在某个特别清新的篇章。我随着海明威翻越瑞士的雪山,到塞纳河畔去,到西班牙去,从荒芜的不毛之地的炎热的太阳光里,蓦地进入浓阴,溪水里藏着一动不动的大鳟鱼,胳臂晒得黝黑的姑娘,面前光滑、裸露、冰凉的水泥地上,摆着一篮篮新鲜的草莓……在这个小角落,我领略了世界,领略了当灵感像瀑布般落下,那颗紧攥着手指就要流泪的寂寞而伟大的灵魂。

教会我感受美,领悟美,拥有美的品质的,我最美的母校,它承载着我最美的校园记忆。

   (指导教师:廖素桢)


技术支持: 高守科技156-0595-2521 | 管理登录